通用技术集团大连机床有限责任公司

TEL: 400-990-0098 ENGLISH

新闻资讯 news

产品选择器

【榜样的故事】龚飞昆先进事迹系列报道

【榜样的故事】龚飞昆先进事迹系列报道

—志存高远 业务精湛

  【序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

  2019年4月,自通用技术集团大连机床有限责任公司挂牌成立以来,公司党委带领全体员工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定“四个自信”,增强“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公司在产品研发、市场开拓、生产和精益制造、企业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也涌现出了很多先进模范人物和感人事迹。今天奉献给大家的是大连机床已故省市优秀共产党员、市劳动模范、高级工程师龚飞昆的感人事迹,他是我们大连机床涌现出的许许多多先进模范人物的典型。龚飞昆同志用他的毕生精力向我们诠释了机床人的家国情怀。

  讲好大连机床故事,弘扬大连机床精神是企业迈入新的历史时期的需要和发展要求,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向龚飞昆同志那样全身心地投身到工作之中,为集团建设以“五个通用”为特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为实现大连机床发展战略目标和高质量发展做出贡献。

大连机床党委宣传部

2020年10月12日

  2020年4月8日,是龚飞昆同志去世31周年纪念日,每到这一天,大连机床的干部员工都会自觉地采取不同方式对龚飞昆同志进行深深地怀念。龚飞昆同志1941年3月12日出生在上海市崇明县,1964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制造专业,1968年分配到大连机床厂从事机床设计工作。在他短短的48年人生道路上,谱写了一名共产党员对党忠诚和对事业追求的辉煌篇章。


他是“机床之王”的设计者


  1984年4月24日,被称为中国“机床之王”的双可换加工中心在西安黄河机械厂通过国家鉴定。与会专家认定,这台由大连机床厂1977年研制成功的产品,达到了国际七十年代中期水平,填补了中国机床工业的一项空白,它的设计者就是龚飞昆。当年设计这台加工中心时,龚飞昆还只有33岁。他所以能年纪轻轻就为我国机床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如此突出的贡献,是因为从青少年起就立下了改变祖国落后面貌的宏愿。

  在那“知识越多越反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年代,大连机床厂工具车间分来了一位年轻的研究生,他就是龚飞昆。车间的工人至今还记得,当人们还热衷于“大批判”的时候,这位年轻的知识分子却主动与工人一道,默默地研发了一条专用自动线。这条自动线,不仅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还把工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当时,有人曾好心地提醒他“小心犯错误”。可龚飞昆说,我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不就该体现在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吗?龚飞昆的出色工作成绩,引起一位负责技术工作厂领导的重视。不久,他被调到厂科研科。从此,龚飞昆如鱼得水,开始了向机床工业科学高峰的攀登。

  1973年底,龚飞昆得知一机部即将召开全国第二次数控机床会议,便找到厂领导,提出了自己的大胆设想—研制双可换加工中心,他的设想在会议上得到肯定,并被列为部里的重点科研项目。这台加工中心主任设计师的重担,就落在了龚飞昆的肩上,多年的宏愿有了实现的机会,龚飞昆心中升腾起一团火。他废寝忘食地工作着,别人用于休息、娱乐的时间,他都用来工作了,当时国内搞这样的加工中心尚无先例,国外资料也十分贫乏,龚飞昆不甘示弱,他查阅了大量有关资料,反复运筹研究,完全沉浸到了设计当中。一天,他忙完案头工作,踏上回家的归途(当时因没住房,住在爱人单位),当他下意识地推门时,大门紧锁着,这时他才想起来,爱人曾一再告诉他单位晚上10点锁大门,而此时已近夜里11点了,龚飞昆索性又回到厂里,继续开他的“夜车”,就是靠着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经过500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辛劳动,先后比较了十几个设计方案,龚飞昆终于搞出了我国第一台双可换加工中心的总体设计方案。1977年,这台饱含着龚飞昆心血的加工中心研制成功,并于当年获得辽宁省重大科技成果奖。

  当时,国内正在研制加工中心的还有专业研究所和几家大型机床厂,由于此项工作难度很大,他们的第一台样机试制均告失败。在厂内调试期间,龚飞昆每天都在调试间和调试工人一起忙碌着,用工人的话说,我们这里分不出谁是设计师谁是工人,设计师身上的油泥甚至比我们工人身上的油泥还多。在调试碰到难题的时候,有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产生了畏难情绪,龚飞昆用自己的行动来鼓舞大家,他每天在二米多高的机床上爬上拱下,亲自动手钻孔、找精度、跑零件,终于将这台加工中心调试成功。当时和他一起调试机床的工人说,没有龚飞昆,这台价值50多万元的加工中心只能报废了。

  在用户厂安装调试期间,龚飞昆由于日夜劳累,患了重感冒,但他仍坚持工作。当新闻单位的记者前来采访、摄像时,龚飞昆总是把别的同志推上镜头前,自已拿着抹布巡查机床有无漏油的情况。不少人慕名前来一睹“机床之王”设计者的风采,但很难分辨出调试中的哪位是,该厂一名职工问参加调试的一名工人:“谁是这台机床的设计者?”回答者幽默地说,“你看看这里谁最不像设计师谁就是”,这位职工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满身油泥的龚飞昆身上。

  科研处的领导说,龚飞昆没有不敢接的活,没有干不了的活。很多人都说龚飞昆智慧超人,能力过人,但我们从他遗留下来的大量的技术资料中,看到的却是他勤奋工作的痕迹。龚飞昆怀着振兴我国机床工业的雄心壮志,自七十年代末,他主管或参与设计了一批数控机床、加工中心、组合机床。其中THK6380自动换刀数控镗铣床、DSU002深孔钻组合机床、TH6263组合式加工中心等,分别获得了省重大科技成果奖、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机械工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和大连市科技进步一等奖。他撰写的《机床空间误差及补偿》论文,以其在机械理论上的独到见解,被国家机械工程学会第三届年会评为A类论文。

他早就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了

  龚飞昆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由于受左的路线影响,入党问题长期没能得到解决。1982年“七一”前夕,大连机床厂研究所党支部正式审议他的入党申请,与会的党员异口同声地说,他早就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了。龚飞昆确实无愧于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他不仅是个出类拔萃、贡献突出的科技工作者,而且在他的言行中处处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和无私奉献精神。

  龚飞昆的爱人是1956年入党的共产党员,她评价1982年入党的龚飞昆时说,我佩服龚飞昆,他有一个升华净化了的灵魂。确实是这样,他一本党章装兜里,八条标准刻脑中,党号召什么都一丝不苟地去干。

  龚飞昆在厂里算是最忙的一个人,平均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但是,参加党组织活动,执行党的决议,他也是最认真的一个党员,他在党组织召开的会议中,经常能谈出深刻的观点和体会。在整顿党风活动中,就如何树立共产党员形象的问题,他提出,我们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要体现在热爱工厂、热爱本职工作上,我们的理想,应该在岗位上闪光,他的观点被党支部列为专题在党员中开展讨论。接着,厂党委在全厂党员中开展了“让理想在岗位上闪光”达标活动。龚飞昆工作起来,无论是在工厂还是在家里,他的一分一秒都神圣不可侵占的。对此,他的爱人深有感触。1973年他们结婚的时候,为了不“侵占”工作时间,他连婚假都放弃了,别说是度蜜月,甚至连一整天的时间也没在一起呆过,而是利用外出调研的间隙,匆匆举行了婚礼。婚后,谁家没点家务事?可龚飞昆却从没占用过工作时间办私事。1980年,厂里分给他一间12平方米的住房,厂里规定,搬家有三天假,可搬家那天,他4点钟就来厂工作,厂里8点派车帮他搬家时,一卸完车,不等收拾完,他又急急忙忙赶回厂里上班了。

  公家的便宜龚飞昆一分也不沾。一次他从厂里借了一个卷尺拿回家使用,不知是被孩子拿出玩弄丢了,还是随手放在哪儿,一时找不到了,他急得不得了,到底还是花钱买了一个还给了厂里。他患癌症做了大手术后,考虑到他身体十分虚弱,在他出院前,厂里派人给他家厕所里安了个水龙头,做了个简易坐便,他回到家里发现后,朝着爱人大发雷霆,特地从上海赶来看望他的母亲都说,从来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他跟母亲和妻子说,全厂六千多名职工,如果大家都这么做,厂里负担得起吗?厂里对我们照顾得够多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给厂里增加负担。他患病后,行动十分艰难,厂里每天派车接他到厂卫生所打吊瓶,一天早晨,厂里人吃惊地发现他6点半就来厂了,便关切地问他,你身体不好,怎么还这么早来厂?他说我若来晚了,厂里又好派车去接我了。为了给厂里节约开支,他在病重放疗化疗期间,坚持不让厂里派车,每天都是由爱人陪他步行,乘公共汽车。这期间光公共汽车费就花了120多元,但他分文没让厂里报销。

  工资、住房是人们最关心的事,可龚飞昆从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他连续11年获厂标兵,连续8年获市劳模,工资待遇高一点是情理之中的事,可直到他去世,他的工资与同时进厂的工程技术人员一样多,不是厂里不给他长工资,而是他不肯要,处里的同志回忆,他曾3次主动让出调资名额。1984年,厂里考虑龚飞昆家庭情况,准备分给他一套三室住房,当时他只住一间房子,两个孩子还要睡上下铺,晚上为了让爱人和孩子学习,他只好把写字台让出来,自已趴在床上看书写字,做为一名工程师他多么需要住房宽敞一些啊!但是他想到还有几百名工程技术人员和上千名职工住房拥挤的状况,毅然提出把这一套住房分给比自己更需要的同志,领导再三做工作,他还是不要,最后是厂里以组织的名义,强行给他下了搬家令,这件事让龚飞昆一直深感不安,在他弥留之际,还再三叮嘱爱人,我死后你们应该把房子倒出来,让厂里分给更需要的同志住。